彭斯遠/重慶沙坪壩區
  張大千在1941至1944年率門人子侄前往敦煌考察臨摹壁畫歸來後,在陪都重慶舉行了隆重的敦煌臨摹壁畫展,很受好評,同時也大大促進了全國和大後方學術界對於敦煌壁畫的研究。不僅如此,張大千還是個全才型畫家,在他手下,不僅山水、人物、花鳥、魚蟲、走獸皆能,而且工筆寫意無一不精。難怪徐悲鴻曾贊揚他是“五百年來一大千”。
  在張大千那眾多題材的表現中,他還特別喜歡畫仕女圖。比如在1945年,張大千曾畫過一幅題為《執扇仕女圖》的作品,就因頗見功底而廣受社會青睞。張大千仕女圖創作的成功,和他深思熟慮而後歸納出的關於美女的審美標準分不開。張大千曾經用四川方言準確而幽默地概括道,“凡美人者,一等肥、白、高,二等麻、妖、騷,三等潑、辣、刁。”因為這些特征既合乎女人生兒育女和傳宗接代的要求,同時也很性感,被天下男兒們所贊賞,而這又恰恰與張大千所概括的具有“肥、白、高”特色的頭等美女的條件相吻合。
  至於二、三等美女,雖然外表也妖嬈、風騷,但臉上或有麻子,或等而下之,既潑辣又刁蠻,譬如,古典小說《水滸傳》里的潘金蓮或者閻婆惜之流,便很難進入擅長描繪仕女的藝術大師張大千的法眼了。
  張大千曾與後來成為美術教育家的呂鳳子,在1919年同時投身於書畫名家李瑞清、曾熙二人門下研習書法和詩歌,所以他便成了呂鳳子的同門師弟。後來張大千由於年紀尚輕,便回到故鄉四川而且考入重慶求精中學繼續讀書。
  有一年暑假從重慶回內江老家途經榮昌郵亭鋪時,遭遇土匪打劫。年輕的張大千頭部受傷摔倒在地,終被土匪所擒。土匪從學生娃模樣的張大千身上榨不出半點油水,便叫他寫信回家讓父母拿錢來贖身。但是一個土匪的頭兒見張大千寫字有功夫,匪群里正缺少這樣的人才,便執意將他留下來做了幫助土匪頭兒掌管文案的師爺。張大千覺得當土匪名聲不好,便拒絕對方的要求,但作為土匪菜板上的一塊肉,這哪裡由得年紀輕輕的他來選擇呢?
  土匪讓張大千戴上一頂墜有紅結子的瓜皮帽,而後又讓他掌管一枚名貴的象牙圖章,實際就是逼著他乾起師爺的工作來。過兩天,土匪去打劫離郵亭不遠的峰高鋪時,張大千看見別人都在拼命搶劫,他卻站在旁邊一動不動,有人提醒他快去參加搶劫,否則這會在黑道里犯忌。張大千見被搶人家的書房裡有不少書,他便伸手拿了本《詩學涵英》,一個土匪馬上跑來訓誡他:“什麼不好搶!為什麼只搶一本書?這也是會犯忌的呀。”於是那土匪逼著他搶更貴重的東西。張大千沒法,只好又胡亂扯下牆上掛著的四幅《百忍圖》下來……
  就這樣,張大千便糊裡糊塗開始了他的強盜生涯。但是不久,張大千終於被前來收拾強盜的官軍所抓住了。他的家人知道後,立刻派人拿錢到官軍里去疏通,過了將近三個月土匪師爺生活的張大千,才被解救了出來。
  但未曾料到的是,被他拿走的《百忍圖》不僅成為他後來學畫的範本,而且那本主人家的《詩學涵英》,卻反倒成了他學詩的最好教材。  (原標題:畫家張大千重慶逸事)
創作者介紹

happy

bs07bsrp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